<ruby id="0wqgl"></ruby>
<rt id="0wqgl"><optgroup id="0wqgl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0wqgl"></rt>
<rt id="0wqgl"></rt>
    <strong id="0wqgl"><li id="0wqgl"></li></strong>
    <tt id="0wqgl"><span id="0wqgl"><samp id="0wqgl"></samp></span></tt>
    1. 觀眾與網友感“掃興” 提詞器成綜藝節目"原罪"?
      2021年03月23日 10:38  來源:中國青年報  宋體

        文化觀察

        提詞器成了綜藝節目的“原罪”?

        制造最有效的錄制現場,實現最佳的錄制效果,達到最大的傳播目的,追求最理想的商業收益——這幾乎是所有綜藝節目的訴求。

        ---------------

        《吐槽大會》的提詞器被網友曬出后,引起頗多人的不滿,覺得自己被“欺騙”了,原來吐槽選手與嘉賓那么精彩的段子與表演,竟然事先有編劇寫好,并投射到大屏幕上,被念出來,甚至連“好吧”、“我也不多說了”這樣的語氣詞與串詞也要提示出來。

        于是,《吐槽大會》這次被吐槽成了“朗讀大會”、“背課文”,有網友表示“再也不相信綜藝了”。在提詞器成為爭議話題之后,人們希望看到更多對于這一“綜藝神器”的觀點與看法,參加過現場錄制的演員李若彤確認現場確實有提詞器,她的看法是,作為錄制節目的一個工具,提詞器有一定的輔助作用,但她大多數時候不會使用,除了工作習慣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是,“面對鏡頭,眼神不會騙人”。

        數次參加《吐槽大會》錄制的羅永浩,認為綜藝節目錄制現場有提詞器非常好,但如果做得不隱蔽,會讓發現提詞器的觀眾產生掃興的感覺,“而娛樂演出讓觀眾掃興是不道德的!

        羅永浩提到一個關鍵詞“掃興”,很能概括這次提詞器風波的根本原因,那就是這塊不停打出臺詞的屏幕,讓不少觀眾與網友感到“掃興”了。既然這一做法按照羅永浩所說是“不道德的”,那這些觀眾與網友就有批評的理由,這種批評擁有一個天然的“制高點”,而這惡搞“制高點”的產生,是被奉為“上帝”的消費者(觀眾)遭遇到“假冒偽劣”產品后滋生的憤怒所培養出來的,來自受眾的不滿,具有某種正當性,這決定了被批評者即便有話要說,也會選擇保持沉默,因為解釋有可能引來更大的怒火。

        提詞器儼然成為綜藝節目的“原罪”,但如果對綜藝節目的生產具有一定的了解,會發現它不過是整個節目生產過程中的“小兒科”。制造最有效的錄制現場,實現最佳的錄制效果,達到最大的傳播目的,追求最理想的商業收益——這幾乎是所有綜藝節目的訴求,包括提詞器使用在內諸多手段,都是為了這個訴求而實施的。

        《吐槽大會》在觀感上,給人以一氣呵成的印象,吐槽選手與嘉賓的文本與表演,具有流暢性與連貫性,下一位表演者對上一位表演者的反應與回饋,以及整場演出的鮮明主題體現,這些都需要有幕后精心的劇本創作,錄制過程中偶爾發生的“現掛”雖然精彩,但并不被提倡,因為如果脫離劇本太遠,不但會影響錄制進程,也會造成其它更多意外因素,脫口秀選手池子曾表示“如果不按詞來的話,這節目都播不出去!

        要說對觀眾有“欺騙性”,幕后編劇的“欺騙性”要遠遠大于提詞器,但之所以引起反感的是提詞器,是因為編劇是藏起來的,而提詞器是外露的,“騙觀眾”是種很高級的技術,顯然對于喜歡“被騙”的觀眾來說,外露的提詞器有點兒“不尊重人”了。

        但一檔好看的綜藝節目,是不能讓觀眾知道所有制作內幕的,如果一名普通觀眾與制作人、導演一樣都對內幕了如指掌,綜藝節目就有可能變得索然無味。你喜歡的選手明明表演得很精彩,為什么只得到了現場觀眾的幾十票?很簡單,導演組需要降低一方的票數來縮短兩個隊伍的比分差距,以制造激烈對抗的假象,來吸引觀眾。你以為現場觀眾手中的投票器都是“神圣”的?真相是,如果投票數字有利于增加節目的看點或者實現節目組的某個設想,那就使用真實的投票數字,如果有悖于某一設想,或者不利于節目效果的最大化,那么投射出來給你看的數字,就是編導修改后的數字。

        早期的綜藝真人秀節目,將“投票”這一玩法,早已玩得山窮水盡,誰信綜藝節目的投票機制,無異于承認自己是“傻子”。和“投票”的套路已經玩不出新意一樣,不少綜藝節目在規則設定上,也經常發生大的變化,所謂的“復活”“1V1”“幫幫唱”之類觀眾耳熟能詳的操作手段,不過是不斷修改規則的一個說法,如果一名觀眾非常在意綜藝節目對于規則的執行認真度,那么他肯定會失望。

        《吐槽大會》的李誕以及笑果文化的員工經常自嘲“黑幕”,其實也是間接地告訴觀眾,不要那么在意某個選手的去留或者某段表演票數的高低,最終目的都不過是為了讓觀眾看得過癮些而已。

        有了一二十年的綜藝節目欣賞經驗,還對提詞器這件小事大為光火,這是個挺令人深思的現象。有兩個可能,一是發火的觀眾真的喜歡《吐槽大會》,對這檔節目或節目嘉賓產生了深厚的感情,乃至于眼里揉不下沙子,因愛生怨;二是追求完美,愿意把表象當成現實,喜歡輕信一些表面的事物,把思考與判斷通常交予別人,容易感動、激動,也容易沮喪、失落。

        聯想到在提詞器風波之前,還有不少人對前足球運動員范志毅、籃球明星楊鳴等登上《吐槽大會》大為不滿,其實這兩者有共通之處,諸如“不務正業”這樣的說法此起彼伏,把足球與籃球從業者在娛樂節目上的相互吐槽理解成“攻擊”,甚至有人隱約感覺到此事件會上升為嚴肅事件,直到足協主席陳戌源在接受白巖松采訪如何看待球員參加《吐槽大會》時表示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那種風雨欲來的風波感才算結束。

        要不要批評綜藝節目的提詞器,以及用什么樣的眼光看待范志毅等人參加綜藝節目,其實用一個角度就可以想明白——你打算從綜藝節目中獲得什么?如果真是想獲得一兩個小時的娛樂,順便得到一個觀察社會世情的機會,那么不妨放寬心態,有一定的娛樂精神,這會讓你輕松愉悅;如果想知道真相、驗證公平與公正、找到一個“制高點”發出別人無法反駁也懶得反駁的聲音,那約等于浪費時間,要知道,你想獲得的這些,是綜藝節目根本無法提供的。

        韓浩月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編輯:李奧迪
      农民工小树林嫖妓吃奶_色偷偷www88888_校花张开玉腿求我桶她_谁都有秘密_欧美xxxxxbb_色5566最新网站